Welcome to Disans


Disans 新闻中心

Disans News center




家庭产业与房地产密切相关

 

 每年都有实际的事故发生,但2020年尤其如此。

十二月24号,赶在圣诞节前夕,顾家给投资者放了一只“黑天鹅”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顾江生因涉嫌股票内幕交易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018年收购陈年“做妖”,实控人被立案调查。
归根结底,顾家家族这次事件的起因是一起陈年收购案。
2017年10月,顾家家居与喜临门集团控股股东华易投资签署了《股权转让意向书》,以每股不低于15.20元的价格,不低于13.8亿元的总价,收购喜临门集团23%的股份。若交易计划成功,顾家家居将成为喜临门的控股股东。
但是事情并不顺利在2019年4月,双方经过多次沟通和谈判,到股权转让意向书到期时,双方仍未签署正式的转让协议,这也是顾家收购喜临门的一个遗憾。
《上海证券报》报道,早在收购意向协议签订之前,顾江生就已通过一致行动人账户提前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喜临门股份,希望借此作为谈判筹码。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违规行为。
根据资本市场的反馈,尽管顾家家纺表示,这一事件是对顾江生先生本人的一次个别调查,不会影响其在公司的正常履行职责,也不会对公司现有的日常经营管理活动产生不利影响,但股价仍出现剧烈波动。
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些时候,顾家的股票大幅下跌,一度接近跌停,随后反弹,截至当日收盘,跌幅达4.62%,市值比前一交易日蒸发逾20亿元。
从长期来看,这一事件的影响只是暂时的,股价上涨的动力仍需落实到公司业绩上,不妨从盈利能力、业务布局、资本结构等多个维度拆分顾家家居。
收益性:业绩增长速度逐年放缓,毛利率下降。
2020年“开门红”,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,家居行业也不例外,需求和生产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。
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,2020年上半年,全国家具类限额以上企业实现零售额657.4亿元,同比下降14.1%;家具制造业实现营业收入2796.10亿元,同比下降15%。在2020年的第二季度,由于疾病的爆发影响到全球,海外家具行业的消费也出现了滞后。
然而,顾家家纺似乎并不受影响,2020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降2.97%,而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3.06%。
2020年前三季,顾家集团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回正,营收同比增长9.90%至85.45亿元,净利润同比增长10.10%至10.09亿元。
这背后有很多原因。2018-2019年,中美贸易摩擦加剧,床垫反倾销加大了成本控制压力,以及海外市场产品以ODM为主,受原材料上涨、价格调整滞后和海外市场议价能力的制约,海外市场毛利率下降幅度明显,2017年以来已超过10个百分点;同时,由于顾家近年来调整市场战略,产品结构向中低端倾斜,连续推出惠尚、惠致、天禧等亲民大众系列,也使毛利率水平有所下降。
看看商业布局:以沙发为主,软床,综合产品共同发展。
顾家家居是国内软体家居上市公司中的翘楚,根据产品的细分,其业务布局以沙发为主,床类产品为一体。
据公司上半年财务数据显示,沙发类产品在营收中所占比例最高,达到49.67%,成为业绩的核心支柱,床类产品、一体化产品分别占总收入的18.57%和17.83%,位居第二、第三位,定制家具目前所占比重仅为2.8%。
整体而言,虽然沙发仍然是顾家的“扛鼎”业务,但在床品、集成产品上的占比较2016年下降了近10个点,业务状况更为多样化。
到2020年上半年,受海外疫情的影响,公司的外销收入同比下降19.7%至15.97亿元,占总收入的比例降至34.26%,毛利率为24.13%,远低于公司的整体毛利率水平。
观察资本结构:在积极买进和买入之后,商誉的风险正在压低。
如前所述,并购是顾家家居近几年在规模上做大的主要推动力。从2018年开始,顾家家居走上了快速扩张的道路。
国内市场上,顾家家居也在频频动作。相继收购了居然之家、泉州玺堡、班尔奇、卡尔文等家居企业1.65%、51%、60%、51%的股权,并以2.1亿元全资虏获优等家居企业。
因为以上几项收购都存在明显的溢价,这直接体现在顾家的商誉指标上,顾家在2018年的商誉就从2017年的0元飙升至8.33亿元,到2020年的第三季度末达到8.27亿元。
根据会计准则规定,商誉在年末需要进行减值测试。若今后并购标的业绩承诺未能完成或盈利能力下降,将可能引发商誉减值风险,进而影响公司的净利润。
另一方面,顾家的负债规模也因并购重组而大幅增加。2017年至2018年,公司短期借款从0.31亿元增加到1.2亿元,长期借款从0.67亿元增加到10.67亿元,公司资产负债率从38.63%提高到52.28%,高于同类公司。到2020年底,公司资产负债率降至40.94%,主要是偿还债务的能力增强,同时公司没有再发生收购和兼并行为。
回归资本市场,通过外延式收购来稳定公司业绩,从而起到支撑股价的作用,是公司惯用的“法宝”。但是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,并购后的整合协调往往存在着不小的挑战,如果最终没有达到预期,导致股价暴跌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05观察现金流状况:年内实控人套现近60亿元,理由都是“缓解资金压力”
顾家家纺股价今年以来已有明显上涨,由最低点33.8元/股上涨至最高点83.78元/股,涨幅超过100%。
随着节节攀升的股价,顾家家居开始减持。
到目前为止,顾家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顾家股份已降至51.53%,而到2019年底,这一比例将降至24.68%。顾江生和他的父母顾玉华、王火仙按持股比例分摊,套现近60亿元。
有趣的是,顾家家居多次减持,原因都是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但适逢股价高位,难免引发市场的关注与遐想。
针对这一情况,顾江生曾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采访时表示:“之所以选择现在做部分减持,其实是为了降低控股股东的负债率,提高公司运营的安全性和抗风险能力,才忍痛减持,董事会层面,高管团队层面认为,顾家未来的发展是稳健的、可持续的。
到底是不是由于资金压力,从财报中可以看出,2020年前三个季度,顾家家居的应收账款达到12.16亿元,同比增长近4亿,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到7.67。
观察家庭赛道:低门槛进入,高密度竞争。
与其它行业相比,家居行业比较传统,进入门槛也比较低,这决定了无论是沙发还是床垫,参与者都不少,集中度不高。
值得一提的是,近年来敏华控股积极拓展国内市场,其内销所占比重不断上升,到2019年已超过60%,未来势必将部分挤压顾家家居的空间。
床垫比沙发的增长速度要快。据喜临门公告,自2017年以来,我国床垫消费量达83.42亿美元,超过美国,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,2014-2019年CAGR为8.26%。
但是在市场占有率方面,由于同质化竞争严重,消费者需求单一,企业难以形成规模优势,2017年CR4仅为13%。
慕思以8%的市场占有率位居榜首,喜临门和顾家以3%和2%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二,顾家以1%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四,而动梦百合以1%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三。
极端分散的市场,意味着每个企业都有机会扩大市场份额,但由于市场份额差别不大,也存在着稍有不慎就被边缘化的风险。
此外,家庭产业与房地产密切相关。房地产市场进入一个弱周期阶段,商品房销售下滑,将拖累家居市场。2017-2019年,A股家用电器行业的销售额同比增长速度从44.09%放缓至14.76%。顾家作为一个行业的个体,必然会受到其影响。

温馨提示:内容仅供信息传播,供参考.

来源:亿欧

Disans Engineering Company 哈尔滨迪笙智能楼宇工程有限公司

友情链接:www.circe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