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 Disans


Disans 新闻中心

Disans News center




2012年移动互联网产品盘点

 

 2021年初,年满50岁“知天命”的周鸿祎,走在了命运十字路口。

1月5日,360发布公告,称以非公开发行方式,向17家对象发行3.81亿股,定价12.93元/股,共募集资金49.3亿元。其中,有国家队股东、国有资本参与。
这个看似利好的消息,因为募资金额只达原来一半,耗费两年之久才推出等诸多原因,被业界评价为“惨淡”。同时,还被质疑为“解禁割韭菜”。
“惨淡”原因和360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有关。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,国内外互联网科技巨头股价大多一飞冲天情况下,360以全年34.41%的下滑率,超过爱奇艺、携程等,成了2020年国内超百亿市值互联网企业股价下跌之王。
压力不仅如此,周鸿祎在3年前带领360从纽交所私有化,借壳江南嘉捷回归A股时所签下的对赌协议,已到最后期限——2017年至2020年,360需在四年内完成130.5亿元的扣非净利润。否则,面临股份及现金赔偿。
至2020年,还有28.64亿元需要完成。不过,2020前三季度,360只完成14.97亿元。这意味着,在第四季度,360必须要实现13.67亿元的扣非净利润。
“目前情况来看,360应很难完成了,进行股份及现金赔偿恐在所难免。”一位A股市场资深分析人士如此表示,在股价、营收、净利润等业绩持续下滑下,360想在一个大环境艰难的季度完成三个季度的工作量,基本不太可能。
种种压力下,活跃互联网20来年,喜欢怼天怼地的“红衣大炮”周鸿祎,最近两年变得格外沉寂——就连媒体,也似乎将他遗忘,没有人再给他写下一篇“人民怀念周鸿祎”。
而经常与周鸿祎进行对比,只比他大一岁的湖北老乡雷军,却带领小米一路高歌猛进,手机销量全球排名达到第三,市值也在屡创新高后跻身“千亿美金俱乐部”。“春风得意”的雷军,还亲自参与直播带货为小米11站台。
作为同出湖北的知名企业家,互联网圈响当当的风云人物,20多年来,外界总是津津乐道于周鸿祎和雷军的恩恩怨怨和直接交锋——曾有媒体就在2015年统计,周鸿祎与雷军之间至少有过5次互有胜负的商业对决。
因此,尽管从目前市值、公司体量对比来看,周鸿祎已快连雷军的背影都无法看到。不过,好斗始终是周鸿祎本性,他的内心,恐怕不甘于无情现实——他还有机会,追上雷军的背影吗?
01周鸿祎之败开始于“最后荣光”
回头看去,周鸿祎彻底落后于雷军,竟是从2018年的“最后荣光”开始。
2018年2月底,在花费巨大代价后,360正式回归A股,此后市值一度超过4400亿元,成为当时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。
如果这个市值能持续,那么48岁的周鸿祎,将在本命年以近千亿身价,登上胡润百富榜前列,直追马云、马化腾和雷军。
彼时,周鸿祎难以压抑激动心情,发了一条“红红火火”的置顶微博:“上市不是终点,是一个新的起点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”
周鸿祎显然忘记了一句话: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,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。他尚未来得及品味荣耀,资本市场就开始急剧变化,360股价一路下跌,2018年底已从最高点66.5元下跌到20.37元,直到现在都未能翻身。周鸿祎个人持股财富也缩水了900多亿元,首富之梦彻底破灭。
周鸿祎冲刺A股同时,终于带领小米渡过艰难时刻的雷军,也在当年2月年会上放出豪言:小米手机要用10个季度重回国内第一!
同年7月,小米正式登陆港交所,雷军以绝对C位,迎来了属于他的敲钟时刻。尽管小米股价先抑后扬,甚至在2019年第三季度,从“年轻人的第一只翻倍股”变成了“年轻人的第一只腰斩股”。但小米基本盘仍然稳固,手机销量超过了1.2亿部,坐稳世界第四。在2018年全球亿万富翁个人财富增加最多排行榜中,雷军以86亿美元位列增长榜第二名,仅次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。
花费巨大代价回归私有化,却没能让360走上正轨,周鸿祎的内心滋味,从他在朋友圈的感叹,可见一斑:
“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,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几乎没有互联网大佬,说过这样对人生失去希望的话,何况还是“斗士”周鸿祎。尽管周鸿祎后来解释为挫败感源自平衡不好工作和家庭的无能,但大家都不信,以至于真实原因至今是个谜。
所有猜测中,或许最接近的是,当周鸿祎从借壳到排队IPO,又回到借壳,签下影响至今、中概股私有化最为昂贵的一份对赌协议不久,CDR试点意见就下达,意味着像阿里、百度、京东等
作为曾经的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,如此持续下滑的市值、股价、业绩数字,确实惨淡了些。不说市值先后突破6500亿美元的腾讯、阿里巴巴,就连美团、字节跳动、滴滴、快手这些后起之秀,也超过360太多,成为趋之若鹜的明星公司。
最让周鸿祎受伤的,或许是两家公司。第一家显然是小米,另一家或许是从360分拆、独立上市的奇安信,在曾和周鸿祎多年并肩作战、最终分道扬镳的齐向东带领下,奇安信已成为网络安全市场增长最快的企业之一,最新市值也超过了925亿元,几乎与360持平。
倘若当初360不那么急迫,而是排队IPO或去港交所,那么就不用背负巨额债务和高昂的对赌协议——360会不会迎来另一种命运?
可惜没有假设。毕竟,当初周鸿祎也是在A股暴风影音300倍的刺激诱惑下,不惜花费巨大代价也要加速回归。
02移动互联网风口不敌小米是落后根源
从公司体量看,周鸿祎现在就快连雷军背影都看不到了。具体到业务,360还在一些细分业务上,与小米苦苦竞争多年。
从抓移动互联网风口角度来看,360和小米之间本相似,两者都有手机以及IOT业务,甚至模式也差不多,但最终结果是一家从零开始,十年间成长为全球前三,一家错失移动互联网红利,陷入苦苦挣扎之中。
03周鸿祎终究还是不如雷军
2012年,在一个论坛上,周鸿祎以重要嘉宾身份上台演讲,其主题是《移动互联网的生存、转型、布局和共赢》。1年后,在360主办的全国大学生应用大赛上,周鸿祎又致辞说:移动互联网是未来创业重要方向。
这多少有些讽刺。过去8年,无论是成立20年的腾讯、阿里巴巴,还是2010年才成立的美团、小米,更晚才成立的快手、字节跳动、滴滴等新势力,都抓住了移动互联网风口,成为时代主角。在2012年甚至更早就侃侃而谈移动互联网的周鸿祎,除了手机安全外,至今找不到一个有点影响力的移动互联网产品。
手机、信息流、直播、短视频等风口,周鸿祎的尝试都很早,但最终一个都没抓住:花椒直播活过了“千播大战”,但最终偃旗息鼓;通过战略投资成为第二大股东的熊猫直播,未能活过2019年……
如果时间倒退到2010年,这几乎难以想象。彼时,高举免费大旗进入杀毒软件市场的360,让所有杀毒软件企业差点全军覆灭,甚至就连雷军回归金山,也难以阻止周鸿祎的攻势。
努力到最后,为何仍是一无所有?一位熟悉360的互联网观察人士就说,周鸿祎或许应负大部分责任,“比如直播,花椒方向不断改变,从全民直播到娱乐直播、社交直播,定位从未明确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周鸿祎不确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”
命运有时就是如此有趣。如今承载着360未来希望的两大业务,智能硬件和TOB安全市场,最大竞争是与周鸿祎恩恩怨怨纠缠最深的那两个人。
时间给出了最终答案——如今的小米和雷军,早不是十年前被360穷追猛打的金山和雷军,甚至雷军的目标也早不是国内市场,而是放眼世界。周鸿祎,又该如何去再讲一个“反败为胜”的新故事?

温馨提示:内容仅供信息传播,供参考.

来源:亿欧

Disans Engineering Company 哈尔滨迪笙智能楼宇工程有限公司

友情链接:www.circe.cc